阿囍

一个人

小心翼翼的挑选可以勇敢去爱的人
转身却发现四周荆棘密布
探无可探

咸鱼刺青



文/姜一


晴天,

在胡同里偷偷发现了一家老旧的店。

沿着灰墙青瓦悄悄地踮过去,

透过有些年代的玻璃窗看到了他。


他半坐在精雕过的红木长凳上,

沉重的双眼皮盖住了他明亮的双眸。

眼角存着泪痕,嘴角带着笑。


年轻寡言的刺青师,

在他的左心房上刺了一条干瘦的咸鱼。


后来他说这条咸鱼来自东海,

游累了喘死在岛岸边。

死不甘心就让海风和太阳化他为咸鱼,

等待懂干货的行家把他带走。